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当前位置:主页 > 勃拉姆斯 >

年届50岁的齐默尔曼

发布时间:2019-05-26 06:05 类别:勃拉姆斯

  早在2012/2013乐季,西德广播便录制过勃拉姆斯全套交响曲,萨拉斯特本人也十分钟情勃拉姆斯,对其有长达15年的研究。德国小提琴家齐默尔曼曾携柏林爱乐录制该作,他与西德广播、萨拉斯特“三强”联手演绎最擅长的勃拉姆斯,众叛亲离。

  第三乐章末尾狂欢式的吹奏将人卷入漩涡,仿佛让人看到聚斯金德《香水》中世人向香海军朝拜的盛景;第四乐章的拨弦又拉我回到现实,连余音的收束都如斯同一,几乎让听者哆嗦;长笛、单簧管与弦乐的对话,亦将人置于仙境中……西德广播的《第四交响曲》也许不如其他版本挖掘勃拉姆斯热情的一面,却将他作为德国人和古典主义者的严谨,演绎到极致。

  比我更拼的是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。他们在北京中猴子园音乐堂连演4天后,10月19日马不断蹄飞驰上海大剧院,继续“完全勃拉姆斯”路程。在尤卡-佩卡·萨拉斯特批示下,乐团带来了勃拉姆斯两曲——《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》、《第四交响曲》。

  我本来但愿再次听见与希拉里·哈恩同样清洁、精准的大师级音乐会现场,却不得不把这个设法生吞归去。

  成心思的是,萨洛宁和萨拉斯特这对老友均执棒德国乐团,却一人发扬民族文化,一人演绎外国保守。西德广播和蒂罗尔音乐节带来的勃拉姆斯和瓦格纳,更分属两个分歧系统,一个是古典主义交响乐保守的维护者,另一个是浪漫主义新歌剧的引领者。二人生前的音乐理念几乎绝对对立,身后却被配合纳入上海国际艺术节,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。

  安可曲巴赫《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》第二首,为他扳回了一城。齐默尔曼精准的风采再现,巴赫诱人的旋律展示于面前,音乐如行云流水,大师的心理本质,终究很是人能敌。

  这两周对我来说,是德国艺术朝圣周。先是打飞的去北京看《纽伦堡的名歌手》、《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》、马勒室内乐团(萨洛宁执棒),紧接着是受24小时版《指环》洗脑。

  萨拉斯特执棒下的西德广播,带来了纷歧样的勃拉姆斯,有北欧的冷峻,也不失德国的严谨与艰深。其弦乐如戎行般划一齐截,雄浑无力的铜管间接秒杀出演24小时版《指环》的蒂罗尔音乐节管弦乐团。这一刻,勃拉姆斯终究打败瓦格纳,成为终极赢家。

  若是说第一乐章华彩部门的音准问题是难以避免的瑕疵,第三乐章的问题便不克不及被随便忽略。第一、二乐章中,齐默尔曼与乐队无缝跟尾、仿佛天作之合的默契相谐,在第三乐章变成了脱节,这点在乐章起头便暴显露来,成为挥之不去的暗影。虽然此后齐默尔曼的吹奏渐入佳境,无力感照旧在延长。

  这两周对我来说,是德国艺术朝圣周。早在2012/2013乐季,西德广播便录制过勃拉姆斯全套交响曲,萨拉斯特本人也十分钟情勃拉姆斯,对其有长达15年的研究。有了现代音乐,我们能否还需要勃拉姆斯?

  西德广播号称德国六大广播交响乐团之一。67年里,它受过卡拉扬、克莱伯、克伦佩勒、卡尔·伯姆、乔治·索尔蒂等划时代大师的滋养,成绩了今天在德国的脱颖而出。

  本年10月19日晚的音乐会上演了百年难遇的戏剧性事务:上半场《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》第一乐章竣事,有观众不由自主强烈热闹拍手;下半场《第四交响曲》同样是第一乐章结尾,却被一位持谱乐迷以“boo”喝倒彩。西德广播此番访华的收官之场蒙受如斯待遇,不知台上音乐家作何感受。于我而言,无论表演黑白,都应致以作品及音乐家根基尊重。并且,恰与那位喝倒彩观众的评价相反,下半场的演绎较着优于上半场。年届50岁的齐默尔曼,不知能否正遭遇中年危机,相较其此前与柏林爱乐的合作,水准略失。

http://djrichb.com/bolamusi/844/

你可能喜欢的